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婚博会 > 正文内容

杭州市中心这个地方要拆迁了很多人赶来合影:我们的青春回忆

发布日期:2021-05-05 14:12   来源:未知   阅读:
 

  80后的杜先生是杭州本地人。说起和平会展中心他一时感慨万千:当年结婚就在这边的张生记饭店办的酒。

  会展中心大门前,用来停车的一大片广场空地,目前被围成一圈,暂时不开放停车。另外,会展中心多个大门上锁,并被喷上了多个红色的“拆”字。

  紧闭的大门上张贴着一块红色告示,上面写着“应政府部门要求,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即日起本中心暂停举办各类型展会。”落款时间为今年1月21日。

  现场几位保安说,“和平会展中心是否要拆迁并不清楚,但后续应该不会办展。至于喷上的拆字,应该是前两天喷上的。”

  和平会展中心大楼除了展会区已经腾空外,两侧还开着一家装修公司、一家娱乐会所以及麦当劳、德信影城等。

  走访了一圈,几家店铺都在营业,店家反映说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要拆迁,但都知道会展中心“近期应该不会办展”了。

  相邻的世纪联华超市工作人员说,超市这栋楼不受影响,包括超市和公共停车楼还会继续照常营业。

  不过,和平广场边上的潮王路,近期规划向东延伸,与新风路交汇。据了解,潮王路-新风路连通工程全长约2.6千米,为城市次干路,西起绍兴路以东,东连新风路,使潮王路向东延伸,与经过火车东站的新风路“牵手”。这意味着,未来沿着潮王路一路向东,可以直通火车东站。

  若潮王路-新风路连通工程实施,道路很可能将穿过和平广场所在的区域。和平会展中心的拆迁,或与这个工程有关。

  对于新老杭州人来说,和平会展中心绝对是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部分。从新春年货大庙会、农产品展销会,到装修团购会、婚博婚庆展、汽车展销会,再到人才招聘会、杭州人居展等等,生活的方方面面,这里都会涉及。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和平会展中心最近一次办展,还是今年1月初。当时举办的展会也是杭州很多马大嫂都蛮要逛的迎春年货大联展。从现场照片看,人气还是很旺的。

  昨天下午,有媒体也针对拆迁问题进行了求证。下城区国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确实听说有拆迁的事宜,但具体细节如何时拆,拆后什么作用并不清楚。下城区住建局工作人员则答复,并不清楚相关拆迁情况。

  随后通过官网拨打了杭州和平国际会展中心的多个部门电话。不过遗憾的是,总服务台、展览服务部以及办公室的电话都未有人接听。

  一则下城区城投集团的官方微信推文中,提到了“武林之星”国际博览中心项目(杭氧杭锅国际旅游综合体),并放出了规划图。

  这张规划图中,似乎找不到现有和平国际会展中心建筑物的影子。因此引发了很多市民的猜测,“和平广场是不是要拆了重新规划?”

  据了解,“武林之星”国际博览中心项目由杭氧工业遗存、山水之城、杭锅工业遗存组成,项目用地规模约416亩。是杭州保护面积最大的工业遗存,以老厂房的保护和新生为宗旨,围绕艺术、人文、生活三大元素,通过对老厂房的空间重塑、功能再造、文化注入与商业创新,打造以兼容博物馆、剧院、美术馆、精品艺术酒店为核心内容的国际城市展览中心及国际文化旅游综合体。

  除了老城区拆迁,周边规划在建的有嘉里城市之星综合体,多个商品房项目。未来,整个文晖板块的城市面貌有望得到进一步提升。

  前不久,和平广场北面的新楼盘中海望庐住宅售罄,均价48000-56000元/平方米。由于是市中心地段少有的新楼盘,项目很受欢迎,摇号中签率曾低至个位数。

  此外,待售项目还有滨江锦尚和品、嘉里项目等等。其中滨江锦尚和品限价51700元/平方米。

  市民谢先生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昨天,他听说和平会展中心要拆的事,按捺不住心中的感情,讲了讲15年间,他不断变换着身份,进出于和平会展中心。

  2006年,大约也是在这个月份,即将本科毕业的我报考公务员,差了几个“身位”,未被录取。

  有一次,我在人才网上发现了有大型人才招聘会的信息,也就是这条信息,引着我第一次走进了和平国际会展中心。

  我记得很清楚,当天人很多,虽然是初春时节,会场内却让本就怕热的我出汗。放眼望去,大多是和我一样即将毕业、捧着一叠简历四处求职的学生,那些看起来老成一些,面对招聘企业对答如流的,都是已经有三年以上工作经历的老鸟。那时候看他们,只有一个感觉——干不过。

  我当年可能有些锦鲤体质,仅投了三份简历,就有一家国有改制的公司邀请我去面试。2006年8月,毕业后的第二个月,我有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

  在公司大本营工作了一年,得时任董事长器重,我拿到了一块业务,开始了主持经营部工作的生涯。巧合的是,当时我的经营部就设在和平国际会展中心对过,穿过马路就能到达。

  我在经营部工作了2年多,几乎每个工作日都会和和平国际会展中心打照面。当时,我有一个印象,似乎那里总有搞不完的活动。

  大约是2007年底,有一天,经营部的一位大姐和我请假说要出去一趟,我问她要去哪,她说去得不远,就到和平国际会展中心去置办一些年货。从不关心家里柴米油盐的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马路对面就有全杭州人都爱去血拼的年货大展。

  2009年底,我换了一份工作,成了一名杭报人。算起来,杭报集团大楼距离和平会展中心也不过三四站路,但当时的我总觉得,我可能不太会再去那个地方了。

  不过,缘分就是这么奇妙,2010年,我就借调到了房产工作室,成了一名房产线见习记者。作为一只小菜鸟,连杭州有哪些房产大鳄、有哪些红盘都搞不清楚,领导便要求我,从跑盘开始。

  那一年,和平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了房交会,于是,我又回到了老地方。感觉很微妙,4年多前,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份谋生的职业;4年多以后,我再来这里,是为了将谋生的职业做得更好。

  2012年,我迎来了人生大事——我要结婚了。带着未婚妻子,我去参加了一次婚博会,而婚博会的举办地,依旧是和平国际会展中心。

  那一次的观展,感觉很不一样,心情是激动、急切的,想的是要将人生大事尽量办得圆满。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和我一样的青年男女,甚至大家的口吻、表情都像是有剧本般的一致。

  2012年6月,我的婚礼在一个多云天气举办。清晨6点,迎亲的车队在和平广场上集合,我最好的哥们儿和3位伴郎陪着我,一起前往新娘家,那是我有生以来最累却最高光的一天。

  2013年,我迎来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之后的年月里,我的工作几番调动,调到了热线,后来又转到了夜班编辑。

  那些年里,伴随着儿子不断成长,家里给他报过不少兴趣类的培训班,其中就有在和平国际会展中心旁的。

  那里有一家大型超市,超市一层有不少餐饮档口,上完课后,我们有时会带儿子在那边吃饭。儿子食性奇特,小时候不爱吃荤,偏爱吃面食。

  我记得那里有一家火锅店,儿子去吃过几次,牛羊肉之类的吃不了几口,独爱吃用火锅调料花生酱拌起来的面条,至今我仍觉得是一桩奇事。

  2014年7月,我正好30周岁,杭州日报策划执行了2014中国(杭州)国际电子商务博览会,分为黄龙、和平两大会场。当时,作为展会工作人员,我参与了两大会场的巡馆。

  看着展会上不同企业、部门的站台与展品,我也会想起,从最初单薄的简历,到后来带着烟火气的酱鸡腊肉,再到后来的刚需、改善户型,以及那些期待一生一次的眼神,最后回到眼前电子商务、智慧治理、数字经济的城市大命题,同一个展馆,原来涂画的是城市不同的脸谱,而每一张脸谱,都与我们的生活如此贴近。